震撼!三位老英雄的深情讲述

  • 时间:2021-06-28 18:3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4月7日下午,省委常委开展党史学习教育第二次专题学习暨省委理论学习中心组集体学习,追寻人初心,感悟思想伟力。他们与老英雄、老战士一起,共同追忆红色历史,缅怀先烈、致敬英雄,感悟初心使命。

  “在朝鲜战场上,我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当年底光荣入党。正式入党日期我记得很清楚,1953年12月24日,表现得好才能入党,我觉得很骄傲。”年近90岁的抗美援朝老战士钟岳斌言语间透出满满的自豪感。

  1950年,党中央作出“抗美援朝、保家为国”的英明决策,全国人民坚决响应号召,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运动。

  “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要当志愿军,去朝鲜,同朝鲜人民一起打击侵略者!”18岁的钟岳斌热血沸腾,他告诉家里人,要响应毛主席号召,去参军。

  母亲舍不得,钟岳斌瞒着家里人偷偷报名。集中出发那天,母亲找不到钟岳斌,赶紧跑到集合的地方寻人。钟岳斌在人群中看到母亲,悄悄把帽檐往下压,遮住脸。母亲急得六神无主,拉着人问,看到别人都摇头,最后失望地离开了。

  钟岳斌被分到130师389团,在侦察连当通信兵。1952年12月底,一个寒冷的冬天,钟岳斌肩上扛着一卷电话线,腰里挂着两个手榴弹,随军乘坐全封闭的火车,来到朝鲜新义州。他沿路看见到处都是美军飞机轰炸的弹坑。

  “朝鲜老百姓把自己的房子腾出来给我们住,小孩子看见我们都围过来说:志愿军‘东木’(同志),‘砂糖一所’(有没有糖吃)?看着心里很难受,更坚定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信念。”钟岳斌回忆。

  “战地的水太珍贵了,一口炒面就一口雪水,吃起来就没那么干了。”钟岳斌说。

  “我的任务是保障指挥所和前沿阵地的通信畅通,确保战斗指令及时传达。”钟岳斌深知,特吧网高手网这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事关战争的全局和战士们的生死。

  7月13日,志愿军分数路向北汉江以西、金城以南30公里长的敌军防线发起猛烈的反击。

  “敌机在头上乱飞,美军照明弹一打,金城的夜晚亮得和白天一样。”钟岳斌说,敌人的飞机、坦克、大炮轮番上阵,飞机火力所及之处,寸草不生。

  离钟岳斌不到200米的地方,他亲眼看见作战股股长李宏军和100余名战士被活活掩埋,不远处的389团团长阎平被飞机轰炸的泥土埋到腰深。

  “我实在跑不动了,如果牺牲就算了。”时值炎夏,钟岳斌体重不足90斤,要背近40斤重的报线公里长的敌人封锁线,累得气喘吁吁、口吐白沫。

  “不行,你必须往前跑,你身后是3000多名战士的性命。”389团通信参谋李强江对钟岳斌下了死命令。

  钟岳斌背着报话机,无线班班长在他身后托着,两人在被敌机轰炸过的沟壑中艰难前行,子弹不时从头顶“嗖嗖”飞过。

  “听炮弹声都有经验了,‘嗖’的声音就是炮弹飞远了,没事儿,要是‘轰轰’的声音,那就紧张了。”钟岳斌说。

  突然,跑在身后的无线班班长中枪倒下,满是鲜血的双手放下了托着的报话机。钟岳斌迅速卧倒,没有时间多想,他含泪穿过封锁线,将报话机送到前沿阵地。

  战争持续了半个月,1953年7月27日,钟岳斌从广播中听到停战的消息:“我们胜利了!”

  “幸福生活来之不易,今年是建党100周年,我们赶上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伟大征程,觉得无比自豪。只要能为国家出力,年纪再大也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站出来!”钟岳斌坚定地说。

  今年79岁的陈厚元,是公安县农业农村局的一名退休干部,广东公式规律论坛,也是我国第一支地空导弹部队“英雄营”的一名老战士。

  4月7日,他讲述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英雄营”击落美国高空侦察机、守护祖国空域安全的故事。

  “我出生在解放前,吃过旧社会的苦,知道新中国的甜。”陈厚元说,1963年12月,他高中毕业后报名参军。因为文化程度在当时还比较高,被安排到空军第二高射炮兵独四师。进入军营后半年,被任命为二营导弹测试班班长。

  这是一支神秘的部队,执行任务时不穿军装,对外称作地质勘探队,换防时昼伏夜出,沿线岗哨密布。

  为什么要成立这支神秘的部队?陈厚元说,白姐统一主图库百度朝鲜战争结束后,美国经常利用高空侦察机对我领空实施袭扰。为此,1958年,我国创建了第一支地空导弹部队。

  1959年10月7日,这是一个永远被载入我国防空史的日子。组建不满10个月的二营,在北京郊区将一架美制RB-57D高空侦察机打得粉碎,首开世界防空史上用地空导弹击落高空侦察机的记录。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美国又派最先进的U-2侦察机进行侦察。U-2侦察机航程达1万多公里,飞行高度在22000米以上,比之前的RB-57D高空侦察机更难对付。

  陈厚元说,当时,我军一个导弹营覆盖天空面积不到100平方公里,中国960万平方公里,4个地空导弹营,要防守行踪不定的U-2侦察机,就像大海捞针一样。最后,空军党委大胆决策:让二营走出阵地,带着导弹打游击。

  经过研究发现,U-2侦察机11次入侵大陆,8次途经南昌。于是,伏击地点选择在南昌。1962年8月29日深夜,二营转移到南昌向塘阵地,守株待兔。

  为了诱敌深入,空军组织了一个轰炸机大队,大摇大摆地调到南昌去,引起了敌人的注意。9月8日,U-2侦察机果然前来侦察,但它在沿海转了一圈,飞到桂林就掉头回去了。次日7时30分左右,U-2侦察机又向南昌飞来。快到二营阵地时,突然改变航向向九江飞去。大家一惊,莫非敌人想溜?首长判断,敌机可能会来个回马枪。果然,飞机180度大转弯,对着南昌扑了过来。8时32分,U-2侦察机进入射击线。

  “我们三枚导弹直插云霄,U-2侦察机在高空被打得粉碎!打中了!打中了!”陈厚元回忆当时的情景,仍激动不已,仿佛又回到了那个令人振奋的时刻,“阵地上一片欢腾,大家把帽子抛向天空,相互拥抱,很多人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中国击落U-2侦察机之后,美国在飞机上安装了电子预警装置。陈厚元说,这意味着,原来6分钟到8分钟时间完成操作程序,现在必须10秒钟内解决战斗。二营官兵经过一年多勤学苦练,创造出再次让世界震惊的“近快战法”。

  1963年11月1日,二营在江西上饶再次击落1架U-2侦察机。从开天线秒钟!一个月后,二营在福建漳州又打下一架U-2侦察机。由于三战三捷功勋卓著,1964年6月6日,经批准,国防部授予二营“英雄营”称号。曾有记者问当时的外交部长陈毅,中国是用什么秘密武器打下美军高空侦察机的。陈毅诙谐地说:“我们是用竹杆给捅下来的。”

  1964年7月23日,、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集体接见了二营全体指战员。陈厚元说:“那是我们英雄营历史上最光荣、最神圣的日子,我也有幸获得了一生中的最大幸福和最高荣誉。”

  经过一个多月的简短集训,孙曰崇就跟随部队从大连出发,攻打锦州,见证北平、武汉三镇和平解放,连战湘赣、广西,解放海南。

  “解放战争,我们从‘白山黑水’一直打到了‘海角天涯’。”他说,海南解放后,自己又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作为第一批志愿军入朝作战。

  1950年12月,我军向敌人发起了全线的反击,孙曰崇所在部队接到命令,执行强渡清川江任务。

  他回忆,战斗发生在夜晚。“我记得当时外面雪特别大,气温零下20多摄氏度。清川江上没有桥,战士们只能在没过胸膛的江水中泅渡过江。对岸,敌人的大炮和机枪不停在射击,炮弹不停往下落。”孙曰崇说。

  江水严寒刺骨,战士们身体冻得逐渐失去知觉。直到成功渡江上岸之后,孙曰崇才发现棉裤都冻硬了,下肢冻伤走不了路。部队首长给他调来一匹马,他才得以继续跟随部队前行。那一仗,孙曰崇荣立三等功。

  1962年,他被调至原武汉军区炮兵政委办公室工作,历任政治部青年处副处长、六十三师六二八团副政委、靶场副政委、武汉军区炮兵襄樊干休所政委等职,直至1983年离休。工作期间,孙曰崇始终兢兢业业、勤恳踏实,两次荣立三等功,多次受到书面嘉奖。

  在采访过程中,孙曰崇的大女儿孙淑华一直在老人身旁倾听。说起自己的父亲,孙淑华时不时埋怨他“偏心”。

  “我的两个弟弟都参军了,就是不让我参军。去国营厂工作的机会,他也没让我沾光。”

  父女俩笑着搭线多年,孙曰崇与妻子聚少离多。1987年,妻子因脊髓肿瘤病情恶化,下半身完全瘫痪。

  20多年时间,孙曰崇每天为妻子买菜做饭、换药擦身。在他的精心照料下,妻子的肌肉没有萎缩,也没得过褥疮。

  今年是建党100周年,孙曰崇说:“我是一名有7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我亲历了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从解放前贫穷困苦到现在的幸福生活。我深深知道,只有了解党的历史,才能感受党的伟大。不了解党史的员,是不合格的。虽然已经92岁,但我脑子还清醒,我想把自己的经历、感受,传递给更多的下一代,让他们珍惜现在的美好生活。”